交通枢纽成为本轮疫情重要传播途径,防控措施能否升级应对? -利来app官方下载

本轮由南京禄口机场引发的新冠疫情,最大的特点便是交通枢纽及飞机、高铁成为传播的重要场所。

自7月20日南京报告发生首个本土病例,截至8月4日,这次疫情相关联的病例已累计报告超400例。这也是自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国内第一次出现以交通枢纽为疫情原点并且感染病例过百的一轮疫情。根据南京卫健委的通报,本轮新冠疫情的病毒毒株确定为德尔塔变异毒株。

除去南京本地,据各涉疫城市卫健委的通报,张家界、长沙、沈阳、大连等地出现与禄口机场有直接关联的共超过40个感染者。此外,有第二、三代的病例是在高铁站被确诊患者传染。

界面新闻记者通过对这些病例的梳理,可知目前的交通枢纽传播可分为四大类。

第一类感染者曾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环境有直接接触,累计至少10例。他们或是单次出现在该机场(起飞/降落/经停)或是多次出现在该机场(往返),有的人曾经在禄口机场吃饭。如7月24日通报的24岁沈阳感染者,曾经于7月14日乘坐厦门到沈阳的航班,经停南京禄口机场,其间就餐一次。

第二类是曾经乘坐过同一个航班,北京目前已经确认的6例感染者,都于7月30日乘坐过同一个南航的航班从三亚飞往北京,有部分确诊病例在这趟航班上座位临近。

第三类比第二类更为间接,传播链也更为隐蔽——只是先后坐过同一架飞机,并未乘搭过同一个航班。8月3日,澳门通报了4例新冠病毒核酸阳性病例,为一家四口,该家庭的其中一个女儿,曾经在于7月19日下午经珠海机场前往西安旅游。而同日中午,这趟航班的前序航班从南京飞往珠海,运载的其中两名乘客,正是早前已经确诊的中山病例和珠海病例。

第四类感染者在高铁站被传染,他们曾经在与确诊患者乘搭过同一班次的高铁,或者曾经在候车区间有过轨迹重叠。比如湖北红安的8岁确诊男孩,曾经在7月27日与江苏淮安的确诊患者乘坐了同一班次的动车。此外,武汉的一名感染者,曾于7月27日在荆州高铁站候车时,与淮安的确诊患者活动轨迹存在交集。

细细观察这四类传播场景,不仅南京禄口机场的管理显得漏洞百出,而在一家机场破防的背后,更多的机场、高铁站、航空公司在当前疫情的特殊情势下,是否应当对当前的管理做出调整升级也成了问题。

根据此前的通报,许多在南京机场被感染的旅客到底做了什么而被感染并未披露,但种种迹象表明,不排除南京机场已经被污染。

而以曾经在南京机场用餐的24岁沈阳患者为例,她是被保洁人员传染的,还是被污染的环境所传染,则并未公布。

据江苏省政府新闻办公室8月3日召开新闻发布会称,8月3日起,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开始组织开展全面消杀工作,前期环境采样发现25份阳性标本,主要集中在机场保洁人员活动、休息的场所。

通常情况下,机场是有功能分区的,而南京机场疫情爆发最初,首先“中招”的是保洁人员,那么这些保洁人员是在机场哪里工作?其工作线路是否有指定?而该名旅客又是在机场哪个位置就餐的?是否存在原本在高风险区工作的保洁人员到了旅客密集的就餐区的情形?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机内传播,机舱是一个密闭空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各航空公司一直努力采取各种措施避免机上感染,但只要我们与新冠病毒的战线拖得足够长,就总有松懈的时候。

目前,尚没有更详细的信息说明中山与珠海的两名感染者在飞机上做了什么,而那位来自澳门的女孩又疏忽了什么才被传染。但问题可能不仅仅是三个人造成的。

新冠疫情爆发后,乘客都被要求使用免洗酒精清洁手部才可登机,机上全程不能摘口罩——除了发餐和发饮料。如2020年3月疫情高峰时期,南航曾对部分机上服务作出了调整,部分航线的餐饮将以袋装形式在登机时发放,飞行期间机上不再提供餐饮服务。但2020年8月,随着疫情平复,南航等航司逐步恢复了机上热食的供应。

这无可厚非,在本轮疫情之前,全国已经大体上平静了一年多。但由于新冠病毒的神出鬼没,可能对每个人的机舱卫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此外,界面新闻记者通过梳理澳门卫生局和中山、珠海两地卫健委的发布信息还发现,引发澳门一家四口疫情的原因,可能还在机舱清洁环节。

澳门卫生局披露,澳门女孩7月19日从珠海前往西安的航班为cz3761,通过查询旅行管理app“航旅纵横”可发现,当日这趟航班的起飞时间为下午4时52分,比原定时间晚了20分钟左右,后准点到达西安。

而这趟航班的前序航班,是从南京飞往珠海的cz5846,起飞时间是下午1时57分,比原定计划延误了整整2个小时,抵达珠海时已经是下午3时57分。此时,距离这家编号为b1123的波音737-800再次执飞剩下不到半小时(实际在将近1小时后该架飞机再次起飞)。

在这一小时内,该架飞机既要卸货卸乘客,又要再次装行李装乘客,中间还要打扫卫生,那么打扫卫生是否到位就成为一个问题。

​​​​航旅纵横app上编号为b1123的波音737-800飞机在该时期内的飞行情况。

而在旅行时间更漫长的长途动车里,尽管有列车员来回提醒,但要乘客长时间戴住口罩、避免进行不做防护的近距离交谈和接触、打喷嚏时不要拉开口罩就更加困难。

7月27日,江苏淮安某企业的67名员工从张家界旅游结束返程,乘坐大巴抵达湖北荆州火车站,乘搭动车d3078。该旅行团后来共有10名阳性检出者。

据12306网站显示,d3078次动车由成都东站至南京南站,途中经过潼南、合川、重庆北、宜昌东、荆州、潜江、汉口、红安西、麻城北、六安、合肥南等站。而同一天,湖北红安的8岁男孩与母亲在汉口火车站上了同一班次的动车,登上了和淮安旅行团相邻的车厢,随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目前,也没有更多信息披露车厢内的交流情况。

广东疾控等研究显示,德尔塔变异株复制能力更强,病毒载量为去年流行毒株的1260倍,这对我们的个人防护与交通枢纽防疫带去甚为艰巨的挑战。而为了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转,全国各地交通枢纽都要尽全力维持着最大限度的开放,只有我们个人知道如何做得更好、交通枢纽及时调整对策和落实到位,我们早日回到正常生活的愿望才不会落空。(来源:界面新闻)

服务保障要闻航班保障服务保障

2021-8-5 13:44:15

服务保障要闻服务保障

2021-8-5 13:54:5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