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南京禄口机场消杀人员的战疫:11天暴瘦十几斤 -利来app官方下载

截至8月1日,徐晓光已经在南京禄口机场奋战11天,整个人暴瘦了十几斤。

7月21日凌晨2点,从业卫生消杀工作十几年的徐晓光接到电话,立即带领近20人的消杀队伍奔赴禄口机场,投入战疫。此后,消杀也在不断升级。在有关部门的组织下,更多的消杀队伍加入其中。

7月31日,南京召开发布会时公布,禄口机场要用10天的时间进行全面消杀。

说起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徐晓光格外感慨。

姓名:徐晓光

年龄:41岁

身份:南京洁安有害生物防治有限公司总经理

集结

连夜整装,这是一场战斗

以下为徐晓光自述:

作为这一轮疫情发现的地方,南京禄口机场成为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

7月21日凌晨2点,我接到一个紧急电话,对方简单解释了情况,我立马感到情况紧急。挂了电话就给还在休息的员工打电话。没有迟疑,近20个员工带上行囊就跟我出发了。

凌晨3点多,我们到达机场,立即开始工作。我们主要就流动区域进行消杀。随后的几天,消杀小队除了保障性消杀,重点消杀确诊人员的房间、生活区域。

时间紧任务重,与其说是工作,这更像一场战斗。消杀主要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对重点区域的确诊人员办公、工作区域消杀,进行风险排除;第二部分是进行全区域、全空间的消杀,包括中央空调系统、空气、所有物体表面等,做到不留任何死角。

消杀

全区域全空间消杀,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巨大的空间,给这次消杀带来了很大难度。这些天,机场里的消杀队伍扩大了不少,不断有新的队伍加入进来。

说实话,这次也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压力最大的一次。偌大的机场该如何消杀?我们主要从三个方面展开。

空气。这次的德尔塔毒株传播速度快、毒性强,每一丝空气里都有可能留下它的踪迹。我们使用超低容量的喷雾器进行空气消毒。让超低容量的消毒剂灌满整个空间,空调也是同理,让病毒无处可藏。

物体。所有物体表面都要进行消毒,主要采取大面积消毒剂喷撒方式,局部擦拭辅助。有些物体背面是喷洒不到的,还有一些电话机、精密仪器,是不合适喷洒方式消毒的,都需要人工一一擦拭消毒。我们会用酒精湿纸,或者沾有含氯消毒剂的毛巾来擦。

浸泡。这种方法主要适用于纺织物消毒。使用或未使用的床单被套衣物、茶杯餐具等,均采用浸泡消毒。我们预计通过10天时间,利用终末消毒的方式,将机场每个角落都消杀一遍,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汗水

暴瘦十几斤,大家都凭一股劲撑着

患难见真情,每每看到员工脱了防护服疲惫地瘫倒时,我心里酸酸的,很不好过。太累了!真的,但他们没有一句怨言。

进入战疫后,我暴瘦了十几斤,原来130斤,现在只有110多斤。好几个晚上都没睡着,时间在我的世界里也开始模糊。但让我最心疼的还是自己的团队,每个人都到了极限,但心里却是火热。

消杀人员穿上防护服,一进去就是五六个小时,有时候甚至要干七八个小时。他们出来以后,胶鞋里、口罩里、手套里全是水,每个人都是高强度的劳动,很多人都出现了中暑的情况。大家都是靠着一股干劲、一股热情、一股气在撑着。

好在,江苏及南京的很多单位和企业都在集结,陆续加入到消杀工作中,我坚信,这场战疫一定会很快打赢,我们一定会战胜病毒!(来源:现代快报)

服务保障头条旅客服务服务保障

2021-8-2 10:58:47

服务保障要闻航班保障服务保障

2021-8-2 14:13:4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搜索